博议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博议 »

温州文化与民间借贷危机(二)

时间:2015-09-08
—— 温州文化之混社会
1.  温州方言,天然防火墙
在那个消灭社会精英阶层,全民洗脑的年代,温州话成为了天然的防火墙,让温州人洗脑不彻底,人性泯灭不彻底。
中央下来领导,带来指示精神,在台上作重要报告,底下老百姓一句也听不懂,对牛弹琴完毕,诸位回家该干嘛干嘛。上面的重要文件下达,传递到语言不通的文盲百姓那里,文件精神已所剩无几。
温州历史上交通不便,与中原主流文化隔绝。温州话为南部吴语的代表性方言,属古汉语“化石”,之所以语言古老,是因为闭塞。
语言与交通的“不利因素”,让温州人在人性回归、传统文化修复、江湖规矩树立方面走在了前面。
 
2.  尚武精神
小孩子在学校和别人打架,温州家长第一句先问“打赢了吗”,再问“为什么打架”。在第一回合比孩子,第二回合拼家长的游戏规则下,温州人要求孩子第一回合必须胜。能力与道义,温州人让孩子先有能力再说,所以温州盛产开疆拓土的企业家,也有不少破坏力巨大的公子哥,中规中矩的好孩子并不都是温州家长内心深处真正的骄傲。
有血性,才能成事情。在温州,属乐清地区的民风最为强悍,毫无意外,乐清人的生意做得最好。
有牺牲精神,为了乡亲们的利益。面对拆迁,反抗越强烈,牺牲越巨大,赔偿越到位,这就是游戏规则。频频看到某家某户与拆迁队抗争到底的报道,同样的情况温州人选择了集体对抗。在温州,大规模征用农民土地的时代,整村的青壮年与征地队伍血拼到底,冲在阵前的热血男儿、留在家中的妇孺老小,每个人都很清楚,这一战必须要死人,不死人不到位。村村都有这样的抗争意识与牺牲精神,大幅拉高了温州地区土地征用的赔偿水平。温州不是只有一个钱云会。
 
3.  生活中的尚武精神
记得小时候,关于与别人发生冲突,母亲给我的嘱咐有两条:第一、“一对一”一定要打得赢;第二、有理的官司倾家荡产也要打,若不占理尽早赔礼道歉。
过年过节,亲朋好友欢聚一堂,酒足饭饱之后,其中一个保留项目就是长辈们给家族里的男孩子指导两下拳脚,平时喜欢练两下的长辈会传授自己的杀手锏。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,我的大表哥在上初中时,就直接上了武术专业学校,当年特羡慕他整天舞刀弄枪的生活。
习武是为了在任何环境下,能够讲明白你的道理。牢记一位长辈的教导,习武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勇气与定力,不论是黑帮对决时的谈判,还是生意场上的往来,都要有能力在极度弱势或逆境情况下,为自己争取利益,最直接的具体表现就是从容不迫地把想法讲出来。
 
4.  江湖大哥讲述的几个故事
“你强悍,我比你更强悍!”“大哥”与其兄弟在地方上已名声在外,有人慕名前来挑战滋事,“大哥”单枪匹马手持利斧砸烂挑战者开的门店。那年“大哥”20岁。
“应该忍,但不能忍!”“大哥”在80年代末,办厂给上海大众供应零部件,利润丰厚,但在人才尚未通胀的时代,处处受制于厂里雇佣的技术员。技术员三天两头要求提高待遇,那天“大哥”终于一巴掌扇翻了永不满足的技术员,同时宣告了厂房的关门。那年“大哥”25岁。
“你的地盘我让你三分,但就让三分。”“大哥”关掉汽车零部件厂子之后,来到外地做电器生意。门店开起来之后,地痞流氓过来收保护费,他说没有钱,对方放下狠话,让他准备好钱;第二天,地痞流氓再次光临,已对“大哥”推搡动手,他依然好言相劝,对方表示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,下次必须把钱准备好;第三天晚上,地痞们结队而来,在“大哥”的门店里站了10多个人,但让他们没有料到的是,几分钟之后他们是相互参扶着离开的。“大哥”一拳一个,将所来之人全部放倒在地,自身只因一拳放空,肘关节处受点小伤。“大哥”笑谈,“都是一群大烟鬼,不经打。”那年“大哥”27岁。
主持公道,调节纠纷。“大哥”为人仗义,刚正不阿,同一城市的老乡们如果有什么冲突摩擦,都会找“大哥”来主持公道,调节矛盾。那年“大哥”30岁。
“要赢,但也要给对方退路。”在90年代末,“大哥”装修新门店,到建材市场买木地板。某知名品牌合理价格在110-120元/平米,进店后“大哥”发现木地板质量不对,对应价格水平应该在60-70元/平米,代理商老板见“大哥”有怀疑,说了一句“你个扁头懂什么。”“扁头”是当地人对南方人不尊重的骂人话。“大哥”没说什么,也不还价,以120元/平米的价格购买了1000平米,让对方先发货,毕竟木地板是用来装修的,门店在人也跑不了,代理商老板便发货了。随后,“大哥”找到质监局的朋友确定该批货为假货,找到该品牌厂商负责监督代理商的部门,将所需木地板全部铺在地面上之后与供货商摊牌。供货商一开始还挺蛮狠,但了解到马上就要受到质监局的处罚,厂商将要没收其质押保证金并取消其代理资格时,已瘫软在地。最后,“大哥”没有把供货商的假冒伪劣捅出去,还让供货商把剩下的600多平米的木地板拉回去,并表示“你让我的门店装了低质量的木地板,我心情很不好,但想想算了。”供货商对没付一分钱的“大哥”感恩戴德。那年“大哥”35岁。
 
5.  温州黑社会
黑社会的生命力来源于盈利能力,显而易见,温州黑社会是有强大生命力的。最初盈利模式大体分为:分享土地改革利益;赌场经营获利,暴力催债所得;垄断行业经营权,强制入股高利润企业。
在90年代,温州“社会人”进入政府编制。在乐清大量征用农民土地的时代,“社会人”进入编制,负责收拾钉子户。没有固定工资,每三年給一间地基。
温州地下赌博业非常发达,赌场除了抽水之外,还提供高利贷服务,黑社会硬实力保障其正常运转。在05年,一名赌场会计的日薪1000元,另外中华焑、“小姐”等福利管够,赌场老板的高收益不可估算。
温州混社会的人博出名之后,善于将“名气”转化为利益。最常见的便是垄断一个地区的某一行业,如水泥供应、砂石运输等,另外也会强制入股收益水平高的企业。
时至今日,温州“社会人”已融入到各行各业,无处不在,其身份亦官亦商、亦侠亦盗难以界定,整个社会的行为方式充斥着江湖气息。
温州人极其看重江湖规矩,并在生意场上得到充分彰显。
 
 6.  “暴发户行为”深层内涵
降服酒店服务人员。还是上面的那位“大哥”,在某大酒店包间,酒足饭饱后,让服务员拿一包中华烟,拆开点一根后,讲这包烟是假的,让服务员重新拿一整条来,然后逐包拆开,点一两根或闻一下,随意将焑散落在桌面上,然后开始发飙,“你们他妈这么大一个酒店,连包真焑都没有。”服务员控制不了场面,客户经理过来,再换大堂经理过来,直到酒店总经理过来。大哥拿出几张名片,名片人员涉及:烟草专卖局、质监局、烟草公司,讲可以随便找这些专业人士来鉴定(这些人没到场、不知情,但已经被温州人利用了,这种现象普遍存在)。酒店经理慌了,知道对方在主动找茬,还有一定来头,但不知道对方到底想把事情搞多大,脑子里只想尽快息事宁人,接下来便是赔礼道歉,打折送水果。
“大哥”讲这家酒店档次够,菜品也不错,宴请客户的话,就是服务还差一点意思。
下次“大哥”带客户光顾酒店,一进门厅酒店服务员神经立马紧绷,全场笑脸相迎,点菜快,上菜快,响应快,倒茶倒酒及时,席间酒店经理赶来敬酒,表示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现场指示包间服务员要做好服务。埋单走人时,酒店服务员列队欢送,“大哥”微笑点头予以回报。送走“大哥”,酒店上下如释重负。在客户眼里,“大哥”是一位有身份、有实力的合作伙伴。
收拾夜总会经理。一位房地产业老板和朋友在夜总会消费,埋单时经理告知POS机坏了,只能收现,老板就地发飙,“老子出来玩从来不带现金。”万分不情愿地在问口ATM机上取现,回到包间后将钱包重重摔在桌子上,继续发飙“老子就是不差钱,每年在夜总会花100万,今天你让老子埋单不痛快,你拆老子的台,今天老子和最好的兄弟出来你知道不。”夜总会经理一个劲地道歉,包间里的“小妹”也小心翼翼地劝老板息怒,经理表示打一个深折扣并送水果,老板继续“老子就是不差钱,今天你让老子下不了台。”这时老板的朋友劝了两句,“算了算了,他也给我们打折扣了,面子上也说得过去,别跟他计较了。”发飙总是以自己朋友开口规劝为结束。最后,经理把老板送到停车场,目送轿车开走,一路道歉说好话。
几天之后,老板和原班人马再次光顾,上次的经理已急忙迎上前来,老板走到前台把整捆的现金摔到桌上,“老子今天带现金,免得在你这里下不了台。”接下来整个过程享受VIP待遇,送酒、送水果、打折扣,进包间后整捆的现金始终扔在桌上,“小妹”服务殷切,“我从来不出台的,但我觉得大哥您人特好!”
再下次,当老板带着真正的重要客户光顾此夜总会时,“至尊VIP”几个大字就跟写在脸上一样。
外人看到的是“暴发户没素质”、“穷的只剩下钱”,但实际情况是,温州人对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”的理解极其透彻,冷静客观地面对“哀其不幸、怒其不争”的民众。温州人讲现实,用最有效的方法与社会互动、与人互动,结果是以较少的付出得到极高的回报。
面对社会不公和人心不古,温州人没有怨天尤人,一面热情洋溢地与权利“同流合污”,成为不公正的受益者,同时冷酷无情地面对这片土地上民众骨子里的劣根性。这种思维方式让温州人得到极高的超额收益。
 
7.  结拜兄弟文化
温州孩子上初中起,开始成群结队,而家长似乎也很支持这种行为。在温州,家长对孩子的同学是非常友好的,认可孩子将同学带到家里玩。在孩子的伙伴面前,非常尊重孩子,给足孩子面子,经常能够看到家长摆上一桌招待孩子的一大帮同学。温州家长明白“狐朋狗友”才是漫漫人生道路中的真兄弟。
初中毕业,温州孩子会和玩得好的同学结拜为兄弟,暂且将结拜兄弟的圈子称为“兄弟圈”吧。“兄弟圈”规模以桌(10人)为单位,通常一个圈子就是一桌,也有人数更多的。“兄弟圈”以“全部是男生”或“全部是女生”的形式为主,也有男生女生都有的“兄弟姐妹圈”。
“兄弟圈”成立后,每年农历新年都会喝一顿“新年酒”,第一年老大做东,第二年老二组织,依次循环。在“新年酒”聚会上,可以了解一年来各位兄弟混得怎么样,混得不如意的会主动提出让兄弟们有机会带一把。温州人很清楚尊严这东西放下即得到,开口寻求帮助非常主动。
各个“兄弟圈”的发展自然出现繁荣与萧条,萧条的逐渐变为走形式,繁荣的会让成员持续获益。以一个成员年龄50岁左右的成功的“兄弟圈”为例,一位成员家里有红白喜事,所有成员都会从全国各地,甚至全球各地赶回温州,以显示其“铁板一块”。主办方会要求兄弟们把军车、公检法的车等各种权力机构的车都开来,把关系好的社会上的人也都请来,以显示其“家里有人、不好欺负。”在生意上更是通力合作,相互间拆借频繁。
 
8.  发散型朋友圈
先介绍一下与发散型相对应的圆弧形朋友圈,成员为圆弧的一点,全体成员连接起来,形成圆弧,圈内所有成员都相互了解。
发散型朋友圈是以自己为核心,对外发出射线,建立多个朋友圈或朋友点,各个朋友圈或朋友点之间相互没有联系。
温州人在经营自己的关系网时非常注重建立发散型朋友圈。简而言之,好处在于:逆境时更有机会得到帮助;顺境时更有机会发展壮大。
以融资为例,温州人会根据自己的信用额度,在多个朋友圈分别融到额度上限,以此得到放大经营的机会。所以“十个瓶子九个盖”的游戏温州人玩得很好,“五个盖”也能玩得转,甚至出现没有任何实体,但住别墅、开豪车的“空手道”高手。(空手道这个词源于空手套白狼的简称空手套,温州话空手套与空手道谐音,最后干脆就“空手道”了。)
 
9.  现实主义婚姻观
婚姻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机会。温州人对待爱情与婚姻极其现实,讲究门当户对,非常看重对方家庭条件,水平相当的要看能不能相互帮衬。
时至今日,父母包办婚姻在温州还非常普遍。在双方家长没有意见的情况下安排相亲,只要觉得差不多,见两三次面就可以订婚了。有意思的是,多数温州年轻人对这种快餐婚姻看上去还挺适应。
 
10.  家族观念
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然后带动其他人一起富裕。”小平同志的美好愿景,温州人做到了,只要家族中有人出人头地,都会相互帮衬,共同发展。
有好的投资机会,整个家族共同投资;有好的生意模式,老人带新人,让更多的家族成员参与受益;成员有困难,举全家之力帮助其渡过难关。家族成员相互信任的程度之深,相互帮助的力度之大,外人难以想象。
每个家族都会有核心人物,随着时间推移,在晚辈中又会冒出新一代的核心。核心人物往往是最先富起来的,或者最有声望才能的人,在生意场上引领整个家族共同参与。为了追求更高的回报,许多家族的资金归拢到一起,由核心人物牵头进行统一投资或者放贷。
 
11.  上坟祭祖
这节文字依然属于“家族观念”部分,但我想另起一段。
温州人非常重视上坟祭祖。清理坟头的杂草、砍掉挡住风水的树杈、给已故亲人上香烧纸,这一神圣仪式,表达了对亲人的思念,也让全体成员深刻地感受到“我们是一家人”!当你兴旺发达的时候,怎会忘记与你一同跪在先祖坟前磕头的兄弟!
 
 “结拜兄弟文化”、“发散式朋友圈”、“看重江湖规矩”,再加上源源不断流向温州的资本,让温州成为民间金融的沃土,而“家族观念”是这片土地的根本,是温州人不断创造辉煌的基石!
 
 
 
博议
Copyright©2015上海博先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 版权所有    沪ICP备15033202号-1
客服热线:021-58815925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(上午:9:00-11:30 下午13:00-17:00)
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